w88官方网站:【甘肃日报】让草原保护和牧民增收实现“双赢”
分类:产品运营 热度:

让草原保护和牧民增收实现“双赢” ——中澳草地畜牧业可持续发展项目的启示

  

  草原生态保护和牧民增收,在很多人看来,不可兼得。

  在一般人的理解中,牧民只能靠增畜增收,这样势必会引起超载过牧、过度利用草原,而为了保护日渐恶化的草原生态环境,又必须得实行禁牧、休牧、减畜,这岂不是一对矛盾?

  怎样走出超载放牧与草原生态恶化的恶性循环?“中澳草地畜牧业可持续发展”项目对此作出了响亮的回答。通过多年科技研究,中澳专家在统筹生态保护与牧民增收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,使牧民在减畜中实现了增收,不但解决了超载过牧问题,而且恢复了草原植被,走上了生态畜牧业发展之路。

  711日至13日,记者跟随澳大利亚查尔斯特大学戴维· 坎普教授、考林·郎福德教授,以及甘肃农业大学副校长吴建平教授和其他项目组相关成员,在张掖肃南康乐草原、甘州区荒漠草原进行了实地采访,所见所闻颇受启发。

 

草原生态不能承受之痛

 

  盛夏时节,走进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康乐草原,远处的祁连山连绵起伏,湛蓝的天空看起来很近,层层叠叠的白云仿佛触手可及,风儿吹过,大片大片的绿草像水波般向远处延伸而去。

  在令人陶醉的美景中,记者看到,在一些围栏的草原内,一片片的小草低矮稀疏,还夹杂着白色、紫色、黄色的小野花。

  “这些花看上去很美,但杂草丛生其实是草原退化的表现。”吴建平教授介绍说。

  肃南康乐草原是全国为数不多的高品质草原之一。它涵养着祁连山上游水源,滋润着下游黑河、石羊河、疏勒河这三大内陆河以及绿洲,是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。而且肃南作为中国唯一、甘肃独有的裕固族自治县来说,草原是裕固族世世代代的家园。

  “但是,肃南草原因为位于青藏高原,海拔高、温度低,一旦草场退化、破坏,就恢复不起来了。”吴建平告诉记者,肃南是中国高山细毛羊核心区,甘肃唯一高山细毛羊产地。如果草原没了,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”

 

大草原病因何在?

 

  过度放牧是主因。肃南县康乐乡赛鼎村牧民兰东宏说,自打1983年草场分到户后,他们家的牛羊越养越多。他家24公顷的草场,2006年最多时养过180多只羊、12头牛还有两匹马、3头驴。

  “草场面积没变,牛羊多了好几倍,草原哪受得了?”兰东宏告诉记者,以前他们的草场,草长得很厚、很密,人蹲在草丛中都看不见。可到了2006年,在草场上扔一只鞋,远远地都能看见。

  但是,牲畜是牧民重要的收入来源。兰东宏说,以前他认为,牛羊只有增加数量才能增加效益。于是,明知道过度放牧不对,可又恨不能再多养几只羊,陷入了恶性循环。

  草原得不到休养生息,生产能力不断下降。据统计,截至目前,全国草原平均产草量较上世纪60年代初下降了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,恶化的草原生态成为制约牧区可持续发展的突出瓶颈。

 

在保护与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

 

  退牧还草、草原奖补……近年来,为了留住草原上的美丽绿色,我省实施了一系列草原生态保护工程,目的就是要改变“重利用轻保护”、“多索取少投入”的状况,偿还草原生态欠账。

  除了这些政策措施外,为了给草原生态建设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,2002年,“中澳草地畜牧业可持续发展”项目一期工程由甘肃农业大学、兰州大学、内蒙古农业大学,澳大利亚查尔斯特大学、悉尼大学、新南威尔士州橘镇畜牧研究所等单位,在张掖市肃南县、甘州区,内蒙古太仆寺旗、四子王旗等地联合实施。

  项目通过对牧场土壤有机质含量、水分,牧草种类和品质、生物多样性以及载畜量、羔羊饲养方式等要素进行全面动态监测和综合分析的基础上,优化典型牧户生产管理方式,从而在控制草地载畜量、降低放牧强度的同时,促进牛羊生产质量的提高和牧民的持续增收,并且改善草场质量、恢复草原植被,推动草地畜牧业可持续发展。

  “草原要生态,牧民也不能‘饿肚子’,保护草原生态,说到底是在保护与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。”吴建平解释说,这正是项目的初衷。项目通过有关技术措施,解决好生产与生态的关系,让牧民转变生产生活方式,牲畜数量减下来,腰包鼓起来,在实现草畜平衡的同时,生态跟着也好起来。

  “让我少养羊,那减少的收入谁来赔?”兰东宏还清楚地记得,200710月,当项目组成员让他为了草场减少牲畜数量时,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  “我们来赔。”科研人员斩钉截铁地回答,当年,兰东宏半信半疑地将他家的羊少养了20只。

  第二年开春,兰东宏一阵惊喜。他家羊养得少了,可草场植被好了,成活率、保膘率都提高了。“草场上的草,以前羊不够吃,每年春天都要死五六只,现在不缺草,春天羊再不死了。”兰东宏说。

  “‘减畜不减产,禁牧不禁养’,必须发展现代畜牧业,走补饲等科学养殖的路子。”吴建平说。

  母羊分娩羔子,被牧民称作“接羔”。过去,兰东宏和其他牧民养羊从来不补充饲料,羊羔光吃羊奶。结果,养的羊,“夏壮、秋肥、冬瘦、春乏”。

  现在,经过补饲后,母羊吃得好了,羊羔成活率高了。以前他家120多只母羊接80多只羊羔,现在母羊少了10只,羊羔多了18只。同时,在科研人员的指导下,羊羔产下15天后,兰东宏便给喂燕麦、青稞组成的混合饲料,羊羔体重便增加了。“这样,一只羊羔比别人家的能多卖上百元。”兰东宏说。

  羊吃得好,羊毛也多了。7月中旬,正值草原上剪羊毛的时间,兰东宏家羊的羊毛,从以前平均一只剪53两,提高到58两,有的甚至超过了7斤。“一斤羊毛今年卖20多元,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”兰东宏说。

  根据海拔、气候、草场条件,适时调整“接羔”的时间,也能帮牧民增加收入。

  像兰东宏家的“接羔”时间从过去420日左右提前到320日。这样,羊羔养到8月便能出售,不仅降低了饲养成本,更重要的是,减轻了草场载畜压力。

  就这样,在科技的有力支撑下,包括兰东宏在内的项目区牧民们惊奇地发现,养的羊少了,还能增收,与此同时,还能养护草场。

 

绿色的希望在延伸

 

  甘州区平山湖蒙古族自治乡,位于巴丹吉林沙漠南缘,属于典型北方荒漠草原。由于干旱缺水,加之超载放牧,草原退化,植被稀疏,草场覆盖率只有5%16%,山地草场覆盖率也在20%30%之间,

  草少了,造成了牲畜保膘、保胎、产仔等基本牧业生产经济效益低下。为了维持羊及其他家畜的正常过冬,每年11月至次年3月的半年时间,牧民只能离开本地到周边的农场购买当地的玉米秸秆,或租场放牧,养殖成本不断上升。“一车玉米秸秆运费大多都得六七百元,深山里得1000多元。”平山湖乡乡长娜仁其米格介绍说。

 

怎么办?

 

  项目组科研人员“反弹琵琶”,提出了“异地育肥、生态养殖”这一全新的理念。在冬季时,将商品羊和羔羊全部转移到附近的农区进行舍饲育肥,利用农区较好的饲料生产条件和丰富的秸秆资源,通过发展人工种草和暖棚养畜育肥技术实现以农济牧,以农促牧。

  在科研人员的指导下,现在,在平山湖乡邻近的三闸镇红沙窝村,标准暖棚羊舍、青贮窖以及人工草地动工建设。“这样,羊只缺少饲料的‘春乏关’化解了。冬春季,它们也不在牧区啃食青草了,自然而然草场也就得到保护了。”吴建平说。

  统计数据表明,在肃南县项目区,2007年至2012年,草地平均覆盖度从69%提高到75%,提高了8%;平均高度从9.2厘米提高到11.8厘米,提高了22%;每公顷平均产草量从1010公斤提高到1135公斤,提高了11%。草原上出现了一片片新绿。

  新的绿色,就是新的希望。(原文刊发在2012年8月9日《甘肃日报》第五版 记者 宋振峰)

 

 

上一篇:新濠电玩城官网:大学生通讯社赴平凉崇信县开展“走进工地,传递温暖 ”社会实践活动 下一篇:12bet:校党委书记王蒂带队检查开学准备工作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